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签到领奖

山东001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回复: 0

红棺嫁妆(情感故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2-22 13:59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棺嫁妆

    清水河流淌了一百年。它用乳汁养育着两岸的乡亲,也把两岸的人文轶事铭记在心里。它记得河西岸姓付的一户人家,依河堤种了一棵苦楝树,几年后楝树长成了一位魁梧的汉子。满树紫蓝色的小花,用浓郁的清香浸润着主人低矮的茅草房。付家的老三寻着楝香来到了人间。父亲喜欢为家遮风挡雨的楝树,给*取名楝生。

    十八年后,楝生果真长成了象楝树一样伟岸的汉子。因为家道贫寒,楝生只读了一年私塾就随父亲下地干活,继后又给地主打短工*长工。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加之心里灵泛,在又一个楝花飘香的季节,他娶了同样出生在穷家小户的十五岁的莲。

    寒窑虽苦,小两口却恩爱得如胶似漆。楝生每天下工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小巧玲珑、冰雪凝肌的娇妻搂在怀里,原地转上几圈。莲也用咯咯的笑声画出几个圆。“我偏不让你笑!”楝生用宽厚结实的嘴唇衔住怀里那枚红鲜鲜的樱桃,除了叽叽的吮吸缠搅,真的没了笑声。一年后莲临盆生产。嫩藕一样的身子被难产折磨了三天三夜后,形同枯槁,气若游丝。接生婆终于看到了那颗长满黑发的小脑袋,她使尽全身力气把胎儿拉了出来,莲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楝生抱着娇妻的身子,吻着她的脸,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任亲人邻居怎么劝导拉扯,就是不松手,不出声,任凭眼泪默默地流。

    二十年后,他的儿子又长成了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后生,也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妻子。楝生却拿出这些年遍访名医寻来的偏方抓药熬汤,哄儿媳服下。十年过去了,儿媳虽然臀肥胸满,可就是生不出*。儿子懊恼极了,想休了妻子,楝生不让。儿子*始拈花惹草不着家,儿媳整日以泪洗面。楝生叫儿子跪在莲的灵前悔过,并告诉他十年前让儿媳服下的汤药是节育药。儿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儿媳恨他毁了自己的终身,又去了另外一户人家。

    解放初期,国家人才匮乏。楝生因为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学过九九归,当上了水委会的干部。可他老家的房子始终保留着。因为他要常回家看看。坐在曾经与莲洞房花烛、生离死别的床上心醉…心碎…抚摸着那棵老皮如鳞的楝树,摘下一串串紫蓝色的花朵撒在旁边高高的坟茔上,对着里面的人儿呓语…

    两位巧舌如簧的媒婆也曾给他介绍过两个女人。一个跟他过了一年,一个跟他过了三个月,都被他轰走了。这两个女人是荷塘里的两片败叶,不是妖妖的莲。

    今天是那棵老楝树的九十华诞,也是楝生来到人间八十五年的纪念日。他决定用隆重的仪式娶第二个真正的妻子。这条爆炸性的新闻把每一个乡邻震得目瞪口呆。牌友郑爹来摸他的额头,再摸自己的额头,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原来楝生前不久*了一个梦:“其实我十五岁时就掉了魂,投胎到了临近的杨村。是阎王爷念及我们夫妻鱼水情深,不忍拆分,才让我们的那坨肉出生后招我回去附体。”这是一个女人在他耳边的喁喁私语。他清楚地看到一位身着素衣的女子,从窗外悠然地飘到他的床前。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当年撒手人寰,离他而去,让他苦苦相思煎熬了六十六年的莲。莲依然娇嫩欲滴,如花照水。楝生起来拥她,莲却倏地悠到窗前。“那你在杨村的哪一家?”楝生迫不及待地问。莲告诉了他自己详细的地址和姓氏。楝生在一身大汗中惊醒,觉得刚才的一切如同发生在白昼。

    启明星孤幽地点在天上,楝生跫跫的脚步声响在去杨村的路上。清新的空气润透了他的五脏六腑,他此时的心情比第一次相亲时还要激动。

    好大一汪绿浪,湾里泊着一条似船非船的红墙青顶小屋,绿浪随风明灭着点点紫蓝色的花瓣。楝生疑心是门前那棵枯朽的楝树把花儿藏到了这里,但分明闻到的是蚕豆的清香。房前屋后洁净得连一片落叶也找不到。房子的女主人姓周,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她叫玉梅。年轻时长得柳眉杏眼十二分的可人,软缎般柔滑的皮肤微黑,人称“黑纱巾”。父母就她一个独生女儿,所以招了个上门女婿。结婚多年也没生育。丈夫骂她是一只油了屁股不会下蛋的鸡,走了。

    玉梅也一直不肯再嫁,因为她始终觉得有一个男人在等她。她经常*一个同样的梦:一间非常熟悉的茅草屋,屋子前有一棵高大的楝树。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但她只能远远地看着,一旦走近,好梦即逝。她极爱这个男人,恨不得他每晚都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她觉得这是老天爷在暗示她,她必须默默地等待这个男人的出现。十年前她的父母也撇下她上了天堂,只剩下她这只孤雁守着这间空屋和年年春天都会绽放的那些紫蓝色的朵儿。

    “请问:这里是周玉梅的家吗?”楝生站在玉梅的大门口,心突突地跳。六十六岁的玉梅仍然满头青丝,正在家里拾掇。闻声抬头,两双眼神直直地对流着,都不说话。楝生觉得她好眼熟,依稀是昨晚床前的女子--心中那朵永不凋谢的莲。玉梅更是惊诧不已——这不就是夜里多次梦见的那个人吗?那个怎么也追不上象楝树一样高大的背影。她咬了一下自己的指头,哎哟,好疼!不是*梦。原来世上真有其人?她的心一下子也提到了嗓子眼。当她知道精神矍铄的楝生已经是八十五岁的人时,心里竖起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从此,楝生几乎天天往返于杨村的路上,玉梅也是晨盼晚期。两人的心又回到了少年时节,依依脉脉,难舍难分!这对缘系两生的情人通过反复琢磨,决定冲破世俗,再结百年之好。

    迎亲的队伍管乐齐奏,路旁的观众排起了长龙。接新娘子的轿车同样戴着用绸缎结成的大红花,不同的是彩车后面用货车装着一副红漆的特大棺木。这是新娘子的唯一嫁妆。她知道自己与心上人在世间恩爱缠绵的日子已经不多,那就让这副大红的棺木继续*她们的洞房。让两颗灵魂紧紧地依偎到地老天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山东001在线 ( 鲁ICP备11027147号 )  

    GMT+8, 2018-6-21 12:48 , Processed in 0.15865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