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001在线

搜索
查看: 855|回复: 0

[时事] 济南有座规模巨大的汉王陵,凿石22米深建墓室,发掘时震惊全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1-23 17: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咱们济南,有一座建于公元前97年的汉代王陵,这座王陵规模巨大,墓葬总面积达1447平米,据说在已发掘的汉王陵中规模是最大的。更让人震惊的是,它的墓室是凿石22米深而建成的,深藏于巨石深处的墓室面积更是达到了约100平米,此外它还有一条80多米长的穿石墓道,这在我国已发掘的历代岩石墓中也是罕见的。所以,1995-1996年,当这座汉王陵开始发掘时就震惊了全国。
 

济南有座规模巨大的汉王陵,凿石22米深建墓室,发掘时震惊全国 - 网站 - b2386d70761e4fffa49eace99b5dabc9 ...

济南有座规模巨大的汉王陵,凿石22米深建墓室,发掘时震惊全国 - 网站 - b2386d70761e4fffa49eace99b5dabc9 ...


   182722cn0nvhiqnundjnuz.jpeg


  这座汉王陵就是闻名全国的“双乳山汉墓”,位于济南市长清区归德镇双乳山村,也被称为“济北王墓”,它的主人是西汉时期诸侯国济北国的最后一代王刘宽。

  关于刘宽,《汉书·济北王传》上有这么一小段文字:“子宽嗣。十二年,宽坐与父式王后光、姬孝儿奸,悖人伦,有祀祭祝诅上,有司请诛。上谴大鸿胪利召王,王以刃自刭死。”

  大意是,济北王刘宽,在即位后的第十二年,和自己父亲的王后和爱妃乱伦,并且在祭祀时诅咒皇帝,皇帝派人抓他进京,王拔剑自刎而死。

  没想到,墓葬的主人,竟然是位因乱伦等罪名而自杀的诸侯王。

  然而,关于双乳山汉墓,令人震惊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神秘的诅咒

  济南长清的双乳山村是一个小村落。村西古道边,有一块石碑,碑文写道:“庄前旧有双乳山一座,虽非出名大山,庄中赖以平安。凡接脉之处与庄内有关,向传如有开动接脉之处,庄中即出不意之祸。是以屡次禁止多年,无人开动取石”。石碑上的文字似乎是某种神秘的诅咒,是谁下了这样的诅咒,双乳山究竟为什么不能动呢?

  二十世纪70年代以后,双乳村人口激增,村民难以维持正常的生活。这下子就有人打起了村里那座小小的石头山——双乳山的主意,村民们开始开采山石,外运牟利。村民们圆着他们的发财梦,但是就在这红红火火的背后,却隐隐传来一丝不和谐的音符。几位村民相继染病,而且这些得病的人后来或死或疯,竟然都不得善终,村头增加了几座新坟。

   182723z1re3wrvdw23hgwr.jpeg


  尽管人们都知道村民生病、死亡和石碑不可能有关系,但碑上的诅咒还是给双乳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加上许多迷信的说法,村民觉得似乎就是那个诅咒的惩罚。在一种恐惧和敬畏的复杂心情中,人们停止了采石动作。

  然而许多年过去后,村里的年轻人又开始动起了双乳山的念头,他们不顾老人们的一再劝阻,以更快的速度吞食着双乳山。就在这个时候,山上有了惊人的发现。

  古墓迷局

  1995年6月的一天,山东大学考古系的任相宏教授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的是当时长清县文物局何局长焦急的声音,他说,县里双乳山村的村民开采石头时,在双乳山的石层中,发现了类似人工开凿的石壁,何局长请任相宏教授马上到长清县一趟,看一看会不会是发现了古墓。

   182723glxx9x3z4iersjk0.jpeg


  为了躲避黄河的泛滥,当地许多村民把家安在了双乳山上,也就有了现在的双乳山村,据村民介绍,历史上这里有两个突出的山包,从远处看类似双乳,因此被当地人叫做双乳山。后来由于村民开山采石,把两个山包基本都削平了,已经看不到双乳山当初的样子了。

  任相宏赶到了双乳山村,何局长派人把他带到了现场。村民开采石头已经把这里被破坏得很厉害,山上的土层早已经被挖开,土层下面的岩石已经暴露出来,而且,岩层已经被村民用炸药和凿子开采得千疮百孔。

  在村民开山的现场,有两段石壁,石壁中央好像是一条通道,如果这是人工开凿出来的话,那它应该是一座巨大陵墓的墓道。但这只是一种猜测,必须寻找证据。

  在已经被炸开的岩壁上,任相宏仔细地观察着。突然,在一块岩石上,他看到了人工开凿的痕迹。这条通道,可能真的就是墓道。

  任相宏开始兴奋起来,他又绕到了岩壁的上方,在这里,他看到了更加令人吃惊的景象:这里露出了一段整齐的岩石墙壁,石壁上布满了凿子的凿痕。

  从这些现象来说,是墓葬没有问题了,而且破坏的比较严重,当时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墓葬。

  任相宏在墓道的封土层上用洛阳铲进行探测,洛阳铲往下打了一段很深的距离,足足有14米,上面还有4米,加起来就是18米,就是墓道的最深处。

   182723u3666tj9otf14uoi.jpeg


  墓道必然和墓室相连,也就是说,墓室应该埋藏在比墓道还要深的地下。

  任相宏说,墓室的深度比墓道还要深,这个深度一般情况下,这么大的规模,我们当时推断可能在4米左右。

  任相宏所说的4米是指墓室继续往地下延伸的距离,加上墓道的深度18米,墓室应该在地下22米深的地方。

  22米,相当于今天十层楼房的高度,说明这座墓的规模十分宏大,陵墓的规格一定非常高。而且从墓道的情况判断,陵墓是在石头之中开凿而成的,规模这么大的陵墓,它的开山凿石量必定巨大,也就是说,必须拥有强大的财力和物力,才有可能修建这样的一座陵墓,任相宏推测,陵墓的主人决非寻常人,可能是古代的某位帝王。

  在这个地方,竟然有这么好的墓葬, 任相宏当时是比较兴奋的。他用罗盘测量了墓的方位,他发现这座大墓的墓道正对北方,墓道一般代表了墓的朝向,也就是说,这座陵墓是面北而建的,而中国古代帝王的陵墓一般都是面南背北而建的,这显然与传统的陵墓修建习惯不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任相宏一时也想不出答案。

  任相宏不由得想到了村西口的石碑,碑上的诅咒似乎和这座陵墓有某种联系,有可能就是造墓者刻下的,石碑上的诅咒为这座陵墓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初步探查之后,任相宏继续在现场仔细搜寻。因为,古墓的封土已经被挖开,墓道暴露无遗,任相宏推测,墓中的文物有可能会散落出来,在附近说不定能够发现什么线索。

  在附近的一户村民家,村民说他在门前的泥土中捡到过一把像凿子似的东西,不过根本就无法使用,因为已经锈得很厉害了。另一位村民说他在采石场捡到过几枚铜钱,这一带的农田里经常能找到铜钱,他根本就没当回事。

  任相宏看到了铜钱,五铢钱。五铢钱是西汉五年开始做的,元狩五年之前,是半两。所以,任相宏判断,如果这些铜钱来自于这座古墓,那么,这座陵墓就应该是西汉时期修建的。任相宏知道,西汉时期,下葬之时,会进行祭祀活动,这些铜钱,可能是祭祀时埋在封土中的,封土挖开后,铜钱也就暴露了出来。

  如果双乳山上的陵墓真是西汉时期的,它的主人会是谁呢?回到山东大学的任相宏一直在思考。在发掘之前,这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在汉朝,济南地区从未作为都城,因此,它不可能是皇帝的陵墓,陵墓的主人极有可能是一位西汉时期的王。

  任相宏一头扎进图书馆,从史料中,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呢?《汉书》中记载,公元前178年,汉文帝把长清县这一带封为济北国的领地,济北王是这里的最高统治者,他的身份正好符合双乳山陵墓的规格,任相宏推测,双乳山陵墓的主人会不会是一位济北王呢?

  在双乳山村北边5公里远的地方,任相宏发现了一个废弃的鱼塘,鱼塘比地面低了许多,由于一直有水,黄河的泥沙在塘底只覆盖了浅浅一层。就在这个鱼塘的底部,任相宏有了重要发现。

  在鱼塘的东边,保留了一排的窑,在窑的附近,有大量的建筑材料。任相宏在鱼塘底部发现了许多古代的建筑材料,有半瓦当、圆瓦当、筒瓦、墙砖等,瓦当上的纹饰是卷云纹,砖上有菱形文、回形纹。

  这些是汉代常见的一些砖瓦,任相宏断定这个窑是西汉时期的。而且这个窑,当时的规模很大,专业性也很强,因为这个窑见到的一些遗留物,当时一些盆,没有见到过。

  发现如此大型的建筑材料专业作坊,说明附近一定有城市的存在。

  距离砖瓦窑不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座古城遗址,由于黄河就从附近流过,泥沙早已把古城的一切埋在了深深的地下,只留下这残破一段的城墙,告诉人们这里曾经车水马龙,人声喧哗,当地人把这里叫做卢国故城。

   182725elcki5nu5c17d57u.jpeg


  在卢国故城附近有几个村子,它们的村名非常奇怪,有国街村、贺街村、赵街村等,用“街”字来作为村名在其他地方并不多见。这些名字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卢国故城中街道的名字,当卢国故城被黄河泥沙逐渐掩埋后,城里的居民迁到了附近地势高的地方居住,但城中街道的名字却被保留了下来,一直被使用到现在。这从另一个方面证明卢城洼当年可能确实是一个热闹非凡的城市。

  史书记载,汉代济北国的国都就在长青县西南7.5公里处,因此,卢国故城很可能就是当年汉代济北国的都城。

  汉代的诸侯王一般总是埋葬在自己都成附近,卢国故城就在双乳山汉墓北边5公里的地方,正是墓道对准的方向,陵墓面对家乡,这也正好能够解释墓道为什么朝北而不是面南,因此,双乳山汉墓是西汉济北王陵的可能性非常大。

  墓主人之谜

  史料记载,历史上共有五位济北王,埋在双乳山上的会是其中的哪一位呢?

  任相宏想到了在双乳山上发现的五铢钱,他知道,这将是确定墓主人是谁的重要线索。

  五铢钱是公元前118年铸造的,陵墓的封土中发现五铢钱,说明墓主人下葬的时间必定在公元前118年之后,在这个时间之后下葬的济北王只可能有两位:公元前97年去世的刘胡,以及他的儿子,公元前87年去世的刘宽。

  任相宏:最终确立这个墓主人就这两个,要不就是刘胡,要不就是刘宽,就是他父子两个。

  在双乳山附近,有一座福禄山,任相宏认为这可能也是一座汉代王陵,从封土来看,规模比双乳山陵墓要小一些,有可能这是在位11年的刘宽的陵墓。

  任相宏认为,刘胡在位54年,有时间为自己修建更大的双乳山汉墓。当时我们考虑,11年是不能做成这么大的墓穴的。尽管汉代时期尽管生产的水平要比之前,周代高的多,但是11年要造这么大的墓穴,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基本上倾向就是刘胡的。

  那么,墓主人最后是如何确定为刘宽的?

  汉代王陵,一般都使用玉衣,这座王陵内为何没有找到金缕玉衣?

  贵为封地之王,在汉代被视为贵重物品的玉器,这座王陵内为何陪葬极少?

  墓主人脖子下的发掘出来的玉剑璏又为何物?为何是被砸碎陪葬的?

  最让人震惊的是,这竟然是一座未来得及修完的陵墓,如此巨大的陵墓为什么没来得及修完呢?

  在墓穴的石壁上,发现了许多方形浅坑,而且越靠近墓室的底部越明显,这些浅坑的到底代表着什么含义?


大爷,常来玩啊。

¥ 打赏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