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001在线

搜索
查看: 573|回复: 0

下部(一)铁哥们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9-22 13: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六十年以后......


我有三个铁哥们。冯文修,也算一个。

从小学到初中,我们就很铁。但是他爸不同意我们交往,为啥?

跟我爹有仇。其实他爹和我爹以前也是好哥们,因为一件事闹掰了,从此谁也不理谁,啥事?

因为一个馒头,吃的馒头。

家里每年一到冬天,他俩都会到山西拉煤,也不是做生意,就是家里用。北方一般都很冷,取暖呀,做饭呀,烧炕呀,都用煤。

有一年,他俩又去拉煤,为了赶路,也为了省点钱,没有住店,马不停蹄的往回走。

人呐,心急往往吃的是冷豆腐。回来的半路上,我爹的车坏了,断轴。干粮也吃完了,到了晚上随便打了个地铺就睡了。

老冯半夜起来撒尿,听见有动静,走进一看,我爹在偷偷摸摸的啃馒头。当时就火冒三丈,觉得我爹太不是东西了。

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 有难是同享了,有馒头自己却偷偷的啃,畜生。

一个人拉着车回家了,把我爹丢在了半路。

就这样,俩人从此谁也不鸟谁。

其实,我爹也是冤枉的,他的馒头哪来的?

整理包袱的时候发现的,不是故意藏的。,当时觉得不好意思拿出来,就想着自己吃了算了,谁想到.......

我十八岁,高中毕业,就去当兵了。在哪儿?

酒泉。

倒不是喜欢当兵,就是想离开家,为啥?

在家里不招人待见。我爹偏我哥,我妈呢?偏我弟。好吃的,好穿的都给他们,貌似只有我不是亲生的。

什么话我都跟我姐说,只有我姐把我当亲生的,弟弟。

干脆当兵算了,省的招人烦。

就这样,去了酒泉。

在部队,认识的第二个好哥们儿,布袋。这是他小名,原名叫杜青海,后来,叫顺了,还是觉得布袋好听。

他在部队开车,我呢,是个大厨。咋认识的?

刚去部队的时候,天天拉练,几个连队一起搞。那段时间真是要命,每天拉练完就好像刚生完孩子一样。

有天晚上,巡逻的时候碰见了,一见如故。感觉比我亲爹还亲。

布袋,是个标准的屌丝。矬,丑,黑。

说事的时候,从不废话连篇。骨头是骨头,肉是肉,码放得整整齐齐。

我在部队,把最近发生的,想不通的事攒下来;一到了礼拜天,找杜青海给我码。

这也是当兵三年来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三年后,复原了。

我俩再没见过面,平时偶尔打打电话,在电话里虽然也能听他出出主意啥的,但总没有见面聊得嗨。

后来却因为一件事,我俩又见面了。啥事?

复员后,咱也娶了媳妇儿,有了女儿。媳妇儿叫丽娜。女儿叫百慧。在纺纱厂上班。长得虽然不是很漂亮,但却很耐看。

头两年,小日子过得也挺顺心,但两年之后,我俩产生了隔阂。啥隔阂?见面没话,不是不想说,是想说,但不知道说啥。

到最后,干脆不回家,媳妇儿不回,我也不回,不想回。不想这个,也不想,那个。

感情这东西就怕冷淡和冷战。时间久了,就容易出事儿。

果然,出轨了。不是我,是媳妇儿。

和谁?

县城照相馆的经理小蒋。

不是捉奸在床,而是看见他们在一起有说有笑,还拉手。

好一对儿狗男女,和我在一起没话说,和小白脸在一起有说有笑。

说实话,当时杀他们的心都有了。

咋办?

找冯文修商量?还是算了吧,他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无话不谈的铁哥们了。现在他的铁哥们是酒。跟他说还不等于跟全世界人说?

只能找布袋。

见到了。才知道他也结婚了,老婆姓黄,挺贤惠的。

原以为他会出什么灵丹妙药,没想到就冒出了四个字:没话找话。

不过貌似挺有道理。

就这样,回去以后,既没杀人,也没和媳妇离婚,而是开始跟媳妇儿没话找话,而且专挑好话讲。

过来三年,才知道事情没有想得这么简单。

大爷,常来玩啊。

¥ 打赏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